逆风飞翔

逆风飞翔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7:29:58

最新章节: 前面二十米,二人几乎并驾齐驱,冲在了最前面。要知道,相比起等前半程型短跑运动员来说,顾乔的起跑和加速只能算中等偏上,是靠强大的后半程来决定胜负的。这让弗雷泽感到难以置信,她与顾乔交手过那么多次,无论最后结果如果,但前半程的四十米内,她是绝对领先的。可现在,已经超过了四十米吗?不,绝对没有。危机感攥

第十八章 勇气

随着一声枪响,尹曼反应极快,像箭一般的冲了出去,占据了绝对的优势,起步就跑在了第一位。

顾乔的起跑反应在训练过后,进步很大,但也只是在一般反应时间段内,与尹曼相比,自然略显稍慢。

前三十米,尹曼一直保持着起跑优势,处于领跑的位置。

与平时训练时的尹曼不同,顾乔敏锐的察觉出她今天的节奏有些不同,过早发力提速,不到五十米,她就已经领先第二名两个身位,尹曼的表现也带乱了一些大赛经验少的选手,步频或多或少的快了起来。

顾乔甚至可以听见身旁传来上京市教练的怒吼。

“稳住,节奏,节奏!”

上京市选手被自家教练的一声吼吓得抖了一下,本来就乱掉的步伐更显凌乱,不过几个呼吸的间隙,就被一旁的顾乔超了过去。

顾乔一直按自己的节奏来,逐步发力提速,她眼前没有尹曼,只有最前方的终点。

后半程的提速是她的大杀器,步频渐渐提起来,速度也越来越快,顾乔与终点的距离也越缩越短。

近了。

更近了。

冲线的一瞬间,顾乔只觉得世界都安静了,耳边除了从自己胸腔中发出的粗气声,其他什么都没有。

一片寂静中,她只看到何浩成的双手高举过头顶,不停的鼓掌,然后张开嘴冲她大喊些什么,右手向一旁的显示屏指去。

顾乔扭过头一看。

现场巨型的显示屏上,她的名字排在第一位,随后的成绩显示11秒77。

那一刻,她所有的感官知觉又回归了,赛场巨大的欢呼声冲击着耳膜。

虽然双脚踩着实地,顾乔仍然有种如坠云雾中的恍惚,内心深处仍不敢相信自己真的拿了冠军。

她一遍又一遍的抬头确认成绩板,最上面的顶端明明白白写着‘顾乔’两个字。

巨大的成就感溢满了她的胸膛,原来胜利的滋味是如此美妙。

同样是抬头看着大屏幕,尹曼的心情却截然不同。

11秒88,以她最近的状态来说,这个成绩不能说好也不能说发挥失常,但她心里清楚,自己的的确确被顾乔影响到了,她顾虑的太多,得失心太重了,才会过早发力冲刺,以至于在后半段乏力,被顾乔追上来。

从接触田径的第一天起,她就以自己的天赋自傲。

的确,在她这个年龄,跑出这样的成绩,无愧于称之为天才。

可是这些原本让她引以为傲的一切,在顾乔面前,都显得那么不值一提。

一股难以言喻的挫败感袭来,让她抬不起脚、迈不动步,甩了甩因用力过猛而有些酸痛的双腿,尹曼面无表情的穿过向顾乔祝贺的人群,向运动员区走去。

比赛结束,何浩成迫不及待地向跑道冲去,身边却有个更快的人影超过了他。

央视体育频道的记者带着一旁的摄像师已经冲上了跑道。

“顾乔你好,我是央视体育频道的记者,我姓刘,首先恭喜获得城运会的女子一百米冠军,能接受一下我简短采访吗?”

一连串的问题问的顾乔有点发懵,望着黑洞洞的镜头,女孩的双手紧张的攥在一起,有些局促的样子。

摄像师很高,一米九的样子,半屈膝蹲着拍,顾乔仍需要仰起头,才能直视镜头。

她认真的回答每一个采访问题,十分钟的简短采访结束前,刘姓记者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:“你今年只有十五岁,练习田径不过短短一年多的时间,就取得了这么好的成绩,可以说是未来可期,那么今后你想要取得什么样的成绩?或者说,你的最大的梦想是什么?”

镜头里的女孩,露出红红的脸颊,青涩却毫无畏惧,语速稍慢,说的很认真,还带着一点点软糯的口音:“最大的梦想?我的梦想是世界第一,我知道这个目标特别特别特别难。”

她一连说了好几个特别。

“但我会一直向这个目标努力的。”

顾乔想的十分单纯,她什么都没有,唯一的依仗就是自己的两条腿和胸腔里燃烧不尽的勇气。

说完后,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,露出尖尖的小虎牙。

采访她的记者也笑了起来,这种少年人天真直率的自傲一点都不惹人讨厌,反而会引起人们心中青春无畏的感慨。

她接受采访的时候,何浩成就站在旁边,听到她言之凿凿的要当世界第一,突然轻轻笑了起来,不是笑顾乔,而是笑他自己,他在笑自己的胆怯,他曾为顾乔做过职业规划,所想的目标也只不过是亚洲冠军

但现在看来,顾乔的未来远远超乎他的设想。

望着登上领奖台的自己徒弟,豪情壮志突然间溢满了何浩成的心。

城运会,不过是个开始而已。

站在最高领奖台上,胸前挂着奖牌,手捧鲜花,十五岁的顾乔头一次对命运这个词有了朦胧的概念。

是的,命运。

也许,从反抗着跑出顾家,拒绝嫁人的那一刻起,她的命运就与跑步紧紧的系在了一起。

尽管拿了城运会的冠军,顾乔却一点不觉得自己的生活会有什么改变,训练有条不紊的进行着,校园生活依旧波澜不惊。

虽然学校里还是没有人愿意和她讲话,顾乔也不强求,每天上学、训练。

两点一线的奔忙着,生活已然足够充实,她早已学会了享受一个人的孤独。

午休时间接近结束,学生们都在陆陆续续地回教室,班门口的一群女生抓紧着最后的空闲时间,正在叽叽喳喳地聊天,热络的气氛却因为顾乔的靠近戛然而止,在她穿过人群后,身后再度响起来女生们刻意压低的讨论声。

“怎么走哪都能遇到她,真是晦气。”

“瘦竹竿可真是太讨厌了,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。”

“你们不觉得她最近好像变的好看了,我一个高年纪的哥哥还托我打听顾乔的电话号呢”

人群中有一阵的静默,有几名女生面露尴尬,崔伶俐飞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给讲话的女生。

“好看什么呀,我看你是瞎了。”

受到奚落的女生,不开心的撇撇嘴。

“我看你就是酸,听说人家还在什么城运会上得了第一呢。”

“运动员有什么了不起,不过只有一身蛮力,多少奥运冠军还打工呢,真没见识!”

两人话赶话,你一言,我一语谁也不让,眼见气氛更加僵了,一个好脾气的女生笑着打了几句圆场,众人便不欢而散了。

盥洗室里,正要洗手的崔伶俐看到镜子里自己那张平平无奇的面孔,愈发生气。

一转头去碰到正从厕所隔间出来的顾乔,憋了一早上的火立刻找到了发泄渠道。

“你怎么能这么恬不知耻呢?”

残存在身体中的胆怯让顾乔不自主的退了一步,可一秒,她突然想起何浩成的话。

“只是跑的快并不是真正的强大。”

或许现在她还是弄不懂什么是真正的强大,但是她在学着试图了解。

过去的她总是不肯面对镜子里的自己,那个软弱的,逃避的人。那个不敢反抗,不敢面对的人。

可是镜子里的那个人有手有脚,身高比崔伶俐还要高出半个头,身体素质好的不得了。

突然间,就在看到镜中自己的瞬间,顾乔意识到她不应该再害怕,也没有理由去害怕了。

曾经困住她的卫生间仿佛失去了威力,不过是再普通不过的一间房。

身体两侧的手指动了动,顾乔向前走了一大步,与崔伶俐的距离瞬间拉近,她居高临下,可以轻易的看清对方因为情绪起伏而略微扭曲的表情,也不出声反驳,而是静静等待对方的下文。

“不招人待见就该滚远点,你怎么连做人基本的道理都不懂呢?到底是装傻充愣呢还是脑子有泡啊。”

“不招人待见就是不正常,就是有问题吗?”

“当然,如果一个人不喜欢你,那么可能是他的问题,但是如果大部分人都不喜欢你,那必然是你自己的问题喽。”

顾乔没有立刻反驳,她只是静静的看着崔伶俐,时间久到对方的表情都有些不自然了,她才轻轻地笑了起来,

“崔伶俐,你真的觉得这很有意思吗?”

不等对方说话,顾乔接着又说道。

“初二升初三,过了一年,你却一点都没有长大,翻来覆去,还是那些幼稚的手段,小学生都不玩你那一套了。你现在的样子,真的很像一个无人理睬的小丑,作为同学,好心劝你少在我身上费力气了。”

崔伶俐气急了,扬起手就要扇顾乔耳光,展开的手掌挥向少女的脸部,却被顾乔一个微微侧身避过。

“都告诉你了,省省力气。”

说完这句话,顾乔便转身离开盥洗室了,而崔伶俐脸上还维持着疑惑的表情。

她像是不明白为什么突然间顾乔像是换了一个人,

没关紧的水龙头,水不断流出,很快溢满了池子,滴滴答答的流到了地上。

浸湿了鞋边,崔伶俐呆看了脚尖的水迹几秒,才猛然醒悟一样,低声骂了一句,愤愤的追了出去,却一无所获,顾乔早就离开了。

当面受挫带来的屈辱感,让崔伶俐对顾乔的恨意又上升了一个等级。

恨意酝酿着,只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,破壳而出。

“要上游泳课了,你还干站着干什么呢?”

一旁路过的同学,好意出声提醒,却对上崔伶俐愤懑的眼神,不由得缩了下脖子,暗骂自己一声多管闲事,连忙快步走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