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风飞翔

逆风飞翔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7:29:58

最新章节: 前面二十米,二人几乎并驾齐驱,冲在了最前面。要知道,相比起等前半程型短跑运动员来说,顾乔的起跑和加速只能算中等偏上,是靠强大的后半程来决定胜负的。这让弗雷泽感到难以置信,她与顾乔交手过那么多次,无论最后结果如果,但前半程的四十米内,她是绝对领先的。可现在,已经超过了四十米吗?不,绝对没有。危机感攥

第十五章 保护

偏僻的榕树脚成了顾乔唯一的庇护所。

下课铃一响,她带着午餐和书本走出教室,照旧来到榕树下,吃完了汪明丽特制的运动员午餐,顾乔打开书本开始预习。

沪江的秋天,室外气温十分舒适,微风吹拂下树叶沙沙的响声回荡在耳边,加之吃饱喝足的关系,体内血糖渐渐升高,顾乔的眼皮也随之变得沉重,书本上的字逐渐模糊,困倦中,捧着书本的双手也缓缓下垂。

逐渐失去支撑的数学书终于跌落在地,发出砰的一声,也惊醒了睡梦中的顾乔。

惺忪的睡眼中,她隐约感觉到一个阴影笼罩在面前。

恍惚中,顾乔抬起头,午后灿烂的阳光被面前的人挡在身后,只留下一个金色光芒描绘出的修长轮廓,闪耀的日光从对方的肩头刺入顾乔的眼睛,一时间,她什么都看不清楚,只好举起右手臂来遮住眼睛。

但仍是无济于事,顾乔唯一能确定的是对方性别。

面前的人迈开长腿,几步便走到她面前,微微弯腰,将那本数学书从地上捡起来,轻轻拍了拍上面沾染的灰尘,放在顾乔坐在的长凳上。

面容仍是模糊的,唯一清晰的是他伸过来的右手背上,一个十字型的凸出瘢痕。

“谢…”

还没等顾乔彻底将谢谢二字吐出口,对方已经离开了。

虽然不知道那人是谁,顾乔却仍然心怀感激,这一点点的暖意都能支撑她在冷漠的校园暴力中继续前行。

这或许是很好的一天,午休时间结束,顾乔甚至收到了前不久去法国交换留学的安梦语寄来的礼物。

捧着怀里的包裹,顾乔向教室走去,脸上轻松的表情和轻快的脚步都显示出她此刻的好心情。

“什么东西呀,给我们也看看呗.”

崔伶俐讨厌的声音又传到了耳边。

顾乔没有理会她,低头避开她的追问,继续向前走去。

这样无所谓的态度激怒了崔伶俐,她大声叫嚷起来。

“问你话呢!乡巴佬。”

“怎么不给看,难不成是你偷来的,心虚?”

随着她一声声的发问,周围的各种嘈杂声在瞬间静止,无数双眼睛投向这里,在落针可闻的寂静中,顾乔低垂着头,抱着盒子的双手几乎要将纸盒抓破。

她还是想不明白,为什么忍让到了这样的地步,他们还是不愿意放过自己。

见她久久不回答,崔伶俐极用力的推了顾乔一把。

“问你话呢!”

这一次,顾乔终于有了反应,她抬起头冷冷地看着崔伶俐。

“这是我自己的东西,你不要胡说。”

“是不是胡说,给我们大家看看不就知道了。”

说话间,她便伸手去拽顾乔,女孩却如同被钉在原地,不动如山,双手将怀中盒子护了个严严实实。

一个非要一探究竟,一个死活不给看,拉扯间,暴力冲突就这样发生了。

崔伶俐一边紧紧攫住了顾乔的手,一边回头叫帮手。

尽管顾乔的力气足够大,可到底抵挡不住三个人的同时进攻。

在其他两人的帮助下,崔伶俐一把将顾乔推倒在地,从她怀里抢过那个包装精美的礼物。

她粗暴的撕开外包装,一个泥塑的小人出现在眼前,做工很糙,但依稀能在小人的脸上看出一两分顾乔的样子,下面的底座上还歪歪扭扭的刻着“ForGQ”的字样。

确定了手上的东西不是赃物,崔伶俐讪讪的笑了一下。

“还以为是什么宝贝呢,一个烂模型罢了。”

说完她随手将那个泥塑小人摔在了地上。

砰地一声,小小的泥塑便在力与力的碰撞间驾鹤西去了。

顾乔低着头,目光瞬间被地上那些四散的碎片锁死了,她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,有那么一瞬间,她甚至以为自己在做梦,但窗外的太阳明晃晃地照着,提醒着她,这一切分明不是梦境。

顾乔突然有点恶心,干呕了几下,却什么也没有吐出来,她抬头看了一眼,周围的人是那样的若无其事,他们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,叽叽喳喳,嘴里还在说些什么。

能有什么,不过还是些不入耳的嘲笑罢了。

蹲下身慢慢捧起那些碎片,顾乔觉得自己的尊严如同这个泥塑被践踏的稀巴烂。

她以为自己会哭,但是她没有。

不远处的教学楼上,一个少年居高临下,地理优势让他轻易将楼下发生的一切收入眼底。

他望向人群的中心,半个小时前,刚向自己说过谢谢的那个女孩,此刻脸色有些发白,可那上面没有一丝愤怒,害怕,冷静的仿佛一个旁观者。

那个表情让他感觉到似曾相识的熟悉,那是无数次年幼的他在镜子中看到过的表情。

看着一片狼藉中的顾乔,他突然感觉心里很不是滋味,只觉得的一股气憋在胸口,叫人不吐不快。

可即便是这样,少年的眉头也只是微微皱了皱,连脚步都没有挪动半分。

说到底,这个世界上,又有谁真的能拯救谁呢?

不过一个恍神,事态又有了新的变化,一个穿着高中部校服的人影飞快了冲了过去,拨开围观的人群,将蹲在地上的顾乔一把揪起。

“好看吗!?”

何洛大声质问围观人群,在他极具压迫力的眼神中,人群慢慢散去。

他牵着顾乔的手,一路大步向前,在一个略显僻静的角落停了下来。

“这样的事持续多久了?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

顾乔抿着嘴没有说话,她垂下眼皮,掩盖住一切的情绪。

“学校里,我们是陌生人。”

何洛愣了一下,冷冷地看着她,眼中隐有怒气。

“怎么着,你这还记上仇了?我看你真是脑子不清楚,别人怎么欺负都不吭声,我不过说了你几句,你就记到现在?”

顾乔倏地挺直了身体,急切的反驳。

“没有,我不是这么想的。”

“天知道你怎么想,我就问你一句话,你到底还要忍多久?”

顾乔仍是低着头不回答。

“怪不得你最近都怪怪,作业抱回来一大堆,天天写到那么晚,是他们让你…”

“我基础差,多写几遍,巩固知识,没什么不好。”

顾乔语调平缓,像是在陈述什么客观事实一样。

何洛对她嘴硬的程度叹为观止。

“没什么不好?大小姐,你每天五点起床,给自己加训锻炼,放学吃过晚饭后以后,你还要去训练到十点,回来再写那么一大堆的作业,我看不光是你自己的吧,那么一厚摞,肯定有其他人的。顾乔,这一天下来,你有几个小时的睡觉时间?她们这么欺负你,你都不反抗吗?”

顾乔一脸平静的回望过去。

“别告诉教练和汪姨。”

“我才不会多管闲事呢!”

说着跨步向前,几步超过了顾乔。

可他心里始终不是个滋味,猛地停下来,又转过身,停在顾乔面前。

“这是校园暴力,他们不能欺负你,不管你是谁,他们都不能欺负你。再说,你是死人呐,就任由他们欺负?”

“我习惯了。”

何洛愣住了,他从来没有想到,这个世上居然还有人习惯了委屈。一瞬间,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愣在了原地,等回过神来时,顾乔已经走远了。

渐落的日光拉长背影,愈发显得独自一人的顾乔是那么孤独。

何洛说不清现在的自己是个什么感受,他突然想起前不久汪明丽对他说过的一番话。

“我知道家里突然多出个人,你肯定很不习惯,但我们不会因此削减对你的爱和付出。这孩子的身世很可怜,如果我们不帮她,她一个人在这里该有多孤苦伶仃,何洛,妈妈知道你是个懂事的孩子,你只是需要时间,我相信你们会相处的很好。”

汪明丽的话没有错,对于顾乔,起初,他的确是厌恶的,但那厌恶是出自于保护自我领地的潜意识。

可日子久了,何洛也看的出来,顾乔实在不是一个作妖的破坏者,也根本没有和他抢父母的意图。

这么一个人每天在眼皮底下晃,看久了,居然也觉出几分乖巧来,不得不承认,家里有这么一个软乎乎的妹妹,感觉还是挺好的。

一整风吹来,尘土味袭来,何洛敏感的抽了抽鼻子,挠了挠头,终于决定将顾乔圈进自己的领地。

******

像往常每个清晨一样,两个人肩并肩走出小区。

可这一次,何洛却没有骑上单车飞快的离开。

看着前面顾乔跑步身影,何洛长叹了一口,推着车子追了上去。

“嘿,傻丫头。”

顾乔下意识的回头,嘴型微微张开。

何洛笑着塞了一颗巧克力夹心糖到她的嘴里,那味道是她从未接触过的陌生,甜甜的还带着几分若有似无的苦,舌尖满是化不开的粘稠与香味。

女孩舍不得咬开,在嘴里含着,让舌尖的味蕾充分体会这美妙的滋味,笑容也一点点在嘴角漾开。

何洛看着顾乔黑亮的眼眸和微微弯起的眼角。

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,有些涩有些酸,实在叫人心里不好受,

过去自己的态度究竟是有多恶劣,一颗糖都能让她乐成这样。

挠挠头,硬着头皮,何洛用一种及不在乎的语气说道。

“不就是一块巧克力吗,有那么好吃?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子,喜欢的话,天天给你吃。”

顾乔惊喜的抬起头,亮晶晶的眼里满是期待,怯生生的问。

“真的吗。”

“比真金还真,还有,别整天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,你好歹是上了何家户口本的人,你有父母,也有哥哥,不比他们谁差,不用受他们使唤,以后有谁再欺负你,也不要再忍让。”

顾乔站在原地,好半天都没有缓过神,嘴里残留着的甜味久久没有散去,大约过了十几秒,眼底升腾出一层蒙蒙的雾气。

她用力的点着头,冲何洛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。